真心誠意的力量──臺東孩子的書屋 陳彥翰專訪

  孩子的書屋於1999年設立於臺東,以陪伴為出發點,守候當地家庭功能失調的弱勢孩童與青少年。二十多年過去,今天,孩子的書屋已從單純的課後伴讀,延伸至孩子們的能力、興趣培養,甚至整體社區型態的改變。孩子的書屋創辦人陳俊朗先生(以下簡稱陳爸)於2019年不幸猝逝,當時其長子兼接班人陳彥翰先生僅初返書屋一年,因此各界皆十分關心書屋自彼時起的走向。本次專訪,我們很榮幸能夠邀請到孩子的書屋現任董事長陳彥翰先生(以下簡稱彥翰),與我們聊聊書屋在領導者交替之後,這一兩年的近況與未來展望。
  在進入正題之前,為了能更清晰的爬梳書屋在領導人交替之間可能面臨的變化,我們先跟彥翰簡單聊聊陳爸之於他的影響。陳爸的人生經驗相當豐富,遭遇過許多巨大的轉折和改變,作爲陳爸的小孩,彥翰於孩童時期也經歷過部分陳爸的轉變。 隨著陳爸在1999年自臺北返還臺東,彥翰提到,對他而言,父親在臺東的那段時間,不論對家人或陌生人,所展現出的鐵漢柔情——正氣凜然與溫柔同理的揉雜,對他具有深刻的影響。彥翰可說是承襲陳爸「為善」的理念基調。


2018 接班之前

  彥翰形容,甫回到書屋工作之時,就是一邊做、一邊看、一邊學,再跟著陳爸學習連接外部資源,例如學習演講,同時讓外界認識到書屋裡頭有這樣的一個人。2018年之時,書屋已逐漸發展出組織的樣態,因此各項事物的推動,仰賴部門之間良好的橫向連結,當時書屋除了持續進行孩童服務的部分,也參與地方創生的推動。彥翰表示,在新舊項目的推行之時,特別是地方創生是相對新穎的概念,不同部門之間難免產生衝突,那時,陳爸作為領導者,主要是以個人的魅力和能力,獲得眾人的信任並發布指令。歸結起來,在陳爸掌舵的時期,儘管書屋當時已從志工、社區家長,那樣的型態,轉變為招募給薪夥伴並多角經營的組織,但本質上,書屋還是受到以陳爸為核心的源起所影響,而不能完全組織化,因此,不論是爭取外部資源(贊助)或弭平內部爭端,仍是以陳爸個人為依歸,而非「書屋整體」這樣的品牌形象和法治化的決策流程。筆者認為,若回頭檢視當時陳爸欲對彥翰進行的大眾曝光,似乎可以察見,若一切按當時的計畫進行,相似領導樣態極有可能延續。


2019 接班之後

  陳爸逝世之後,彥翰成為書屋新的領導人,訪問中,彥翰提到,他知道自己無可避免的會被跟父親比較,但他認為,自己與父親,不管是在年齡、成長背景都具有本質上的不同,他具有自己的魅力、人格特質,他們所面臨的情況也有所不同,因此兩者作為領導者的行事風格,理當不完全相同。

  具體來說,彥翰是在書屋長大的小孩,且年紀較輕,許多工作夥伴可能是平日裡的叔叔、 阿姨,書屋又是一個所有夥伴情感連結的所在,因此在事情發生的當下,彥翰非常願意也很適合放低身段,以示軟的方式,調和大家的情感與意見。以當時彥翰的年齡和經驗而言,論情、論理都相對不適合延續陳爸的風格,以老大哥的方式引領團隊。較低的姿態,不但能夠重新凝聚夥伴,也在不知不覺間,使書屋的決策方式,自一個人雷厲風行,移轉為多方想法的協調。彥翰表示,他喜歡這樣的領導方式。整體而言,相較於外界初始的擔憂,彥翰說這兩年多來他是驕傲而幸福的。

  聽到這個部分,我們追問彥翰,關於剛剛提到「驕傲而幸福」的具體事例,以及在這之間是否有什麼挫折。在挫折的部分,彥翰提到,他可能會對工作夥伴的流動,或部分兼職夥伴上班時的態度感到挫折,但他也明白公益單位所具有的薪資限制,以及每個人擁有不同的生涯規劃,而這些都並非他所能夠全盤掌控的。因此,對於來來去去的每個人,他也只能帶著祝福。關於「驕傲而幸福」,彥翰與我們分享他所感受到的「真心誠意的力量」。他提到,在演講時,只要很真心的展現書屋所在做的一切,就算內容未經過完美的編排,但因著書屋理念所本質上具有的力量,這樣的演講仍然具有感染力。除此之外:

在面對他人的試探之時,若能以真心誠意面對,除了因為足夠乾淨,能清楚映射岀他人的真實想法,也能夠讓他人在過程中,清楚了解書屋的價值。

  這就是彥翰所體認到的,真心誠意的力量。


書屋的未來展望

  在之前的報導中,陳爸提過他期待有一天書屋能夠全身而退,不再被需要;彥翰則是提過希望可以由書屋創建自己的學校。相比較之後,兩者似乎有所不同。因此在最後,我們向彥翰請教了書屋當前的未來展望。針對這個問題,彥翰首先提到,他認為教育是意識性的,甚至是非宗教性的信仰,意思即是教育的意義不在於零碎可見的陪伴、書本、活動,而在於所有這些匯集起來,所能具有的整體改動,包括個人所感受到的愛與安全感,以及愛與安全感所能帶來的社會變化。要達成這樣的改變,彥翰認為,應是以主流教育為主,當主流教育失職時,書屋才從旁補上。彥翰承認,現行的教育制度,可能確實有利於部分族群,但書屋更希望的是,能夠建構屬於現行體制下弱勢者的優勢教學,以實現前述的整體性改變。彥翰接著說明,到目前為止,書屋尚無法進入主流教育(建立屬自己的學校),但已有計畫建構屬於自己的實驗教育機構,將無償提供弱勢孩童參加,此外,也計畫彙整「書屋學」,透過開課、書本發表,分享書屋的理念與執行方式,但最終目標仍然是希望撼動並改變主流教育的運作模式,不再會有孩子會被學校教育落下,以實現真正的書屋退場。

   訪談的尾聲,我們向彥翰詢問,如果關心書屋,有什麼可以協助書屋的方式。彥翰很推薦我們去臺東孩子的書屋參觀,但也提到,如果不方便,可以透過關注孩子的書屋的社群網站,分享相關報導,讓更多人能夠知道書屋,除此之外,也可以捐贈物資與款項。彥翰提到,書屋所收到的捐款中,超過七成為小額捐款,感謝有許多人認同書屋的理念,在背後默默支持書屋,筆者認為,這就是真心誠意,所展現出的力量吧! 

  本次專訪,很榮幸能夠邀請到孩子的書屋現任董事長陳彥翰先生,如此詳細的與我們分享近年來的心路歷程,筆者很開心能夠藉此對孩子的書屋有更深刻的認識。訪問的過程中,筆者也數度被彥翰真摯而具有力量的話語所震撼,希冀能夠乘著這份力量,一步步貼近彥翰所形容的「堅韌的善良」。

撰文/余采臻

圖/採訪者與陳彥翰合照

 

如果喜歡這篇文章,請幫我們分享出去

分享在 facebook
分享至Facebook
台大升學輔導種子計畫

台大升學輔導種子計畫

我們期許有⼀天,⼈⼈皆可以享有平等教育資源。

教育資源始終存在經濟、社會、城鄉落差,我們希冀可以盡⼒弭平結構性差距,讓資源得以觸及到更多有需要的⼈。

每個⼈不⼀定出⾝在同樣起跑點,但我們希望可以努⼒陪伴他們到⼀樣的終點。因此,我們開啟了「台⼤升學輔導種⼦計畫」。

Scroll to Top